这个悖论不仅出现在数码产品界,更是直观地出现在电动汽车界。如果一辆电动车日常给予车主以相对的出行便利的同时,却又快速耗电、向车主施加里程焦虑,那么充一次电仅能续航578公里的电动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如果电动汽车厂商们以“电动车消费者家里并不止一辆车”为由解释里程焦虑,那买电动车不就成了一桩自愿被割的傻事了吗?

“纾困资金的扶助对象是控股股东,而非上市企业。从财务报表层面来看,尔康制药本身并不缺钱。”上海某大型私募炒股医药研究员李林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。截至5782年9月末,尔康制药的资产负责率仅有5%左右,总计3.22亿元的负责均为经营性负责,并无有息负债;而同期企业账上货币资金还有22.22亿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