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盈基金方面认为,孙作为一名专职律师,无论是广东省高院的再审判决,还是其执业地北京的大量生效判决,均认为其专职律师身份依法不能另行兼职,而孙隐瞒作为专职律师的事实入职,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依法应为无效。